表试图洗脑他人想法并坚持自己的观点
【转载】我的卖毛片儿生涯-15
2009-12-21 Mon 03:55
2009-6-1

在被J+和网络侵蚀了这么多年之后

我已经完全不记得老娘在前宅女时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估计就是那种每天嘻嘻哈哈在学校里癫狂地奔来跑去穿得花枝招展会在很多人面前朗读诗歌大笑的白痴吧……

我只记得我大一人校时还是个蛮积极的人物除了不太去上课基本上什么事情都喜欢掺和一脚

隔壁谁又在追谁了谁又被谁甩了学校有演出了广播台的甄选了系花的八卦了给叫兽们斟茶了这些屁大的事情都喜欢搞一搞

那个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和三刀一起在学校篮球场坐着看帅哥打篮球

我们都是北方人在那时刚刚来到阴湿的江南初识了一些说话喜欢带着语气词皮肤白白身材瘦瘦笑起来像糯米一样柔软的南方男生着实让我和三刀惊艳了一番

我大一时候的男朋友就基本上是个非常正统的南方男生总是把自己弄的一尘不染白得剔透

和我之前结识的家伙们真是一点点都不一样尤其是和我们Jun_Qu大院的爷们比起来可以用孱弱来形容= =

那个时候我第一眼看到他时他穿着一双麦蒂五号所以我和三刀一直称呼他为1380(读作:一千三百八)

但是也一直都停留在只知道他和他的那双麦蒂五号上

大家也不在一个系也没有相识的欲望

直到大一上半学期快结束我因为逃了太多的课被叫到老师办公室他那时也在办公室听老师训话

那个午后本来是我休息的时间也本该是老师休息的时间却被我们两个不让老师省心的家伙占据了整个办公室

后来老师们训累就让我和1380留下来帮他们整理资料他们结伴出去吃饭

我们默默地蹲在办公室的两个角落对着一堆纸一筹莫展

过了一会儿他走到我面前来跟我说了一句话“你饿不饿”

这是我们两个毫不相关的人生交集出的第一句话

时候我想想这样一个开始真是他妈的一点都不浪漫如果真的是有意图发展下去难道不该是问“姑娘看你好生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之类的话吗

第一次相识竟然是从这么世俗的起点开始让我怎么把他提升到一个人生的高度

如果我回答不饿那是假话如果回答好饿就显得太饭桶了

他从一开始就给我这么荆棘的刺球好在我反应灵敏反问了他一句“你饿了吗?”

他不含糊很饭桶地回答说“好饿~一起去吃饭吧”

我就稀里糊涂地跟他吃了一顿饭留下了彼此的电话然后稀里糊涂地发了点短信看了几场电影爬了一次山吃了几顿饭逛了几次街

一段日子以后就有人称呼我为“XX的女朋友”了

喂喂喂!人生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轻易点了

老娘我不宅不腐心里极度正常对男性抱有正直的幻想怎么算怎么也是一大好青年就这么被糊弄过去了这个便宜捡得有点大了啊

后来我把我的不满抱怨给了1380听他哈哈大笑地摸着我的头然后问我“饿不饿要表去吃晚饭了”

啊~当时我们一路走过去肯定都是飘着一阵一阵缤纷的落英当背景了吧


然而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好景不长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1380同学的少爷本性就表露无疑

而且少爷得还特别混蛋

他不满意的事情就一定不能继续下去他看不顺眼的人会把人家的桌椅板凳扔到操场上他看不惯的事情站出来和别人吵半天

他简直就是我的完全进化版偏激版

面对他的瀑脾气我怎么可能会示弱呢好歹我也是军人的后代高干子弟耍脾气这方面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对手的

于是那种吃着吃着饭忽然把桌子一掀逛着逛着街忽然把刚买的衣服一扔聊着聊着天忽然就吹鼻子瞪眼的事情不断在我们之间发生

三刀形容我和1380实在是太喜感了跟过家家似的幼儿园的茶话会都比我们要和平很多

那时我刚刚饭上儿子但并没有倾注太多的经历后来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大一下半学期

他约我出来和我一起非常心平气和地回顾了我的过去探讨了我们将来

大一的寒假我自己奔去兰州在敦煌的大漠里徘徊了好几个星期还给1380寄去了一张明信片上面七荤八素地拼贴了一些海子的比如野马啦乳房啦的诗句

这家伙收到之后还特激动地好几个晚上没睡着觉

但是那次他跟我谈话他说他觉得我太不负责任了人生基本上处于上蹿下跳的阶段碰到喜欢的男孩还不知道要去把握要去镇守只是不得要领地用激烈的方式表达我的爱

他说你一转脸跑去南京跑去北京这边又一转脸跑去敦煌都不给我说一声说明你有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你还没有打算和我分享你的决策你的自由你的这种叛逆让我们的关系怎么进行下去呢

我当时并不知道他是不是想甩掉我而编出的这样一套理论

这个家伙脾气差到一定程度了居然还来埋怨我的肆意妄为于是我特别气不过就摆明了姿态意思就是反正大家还年轻还有大好的青春可以挥霍走错路不怕就怕一路错下去你现在能清醒地认识我们的差距这很好这说明你成熟了而我还没有所以我们分手吧

接下来就是KT出道接触XQ好多好多的视频等我下好多好多的图等我收好多好多的楼等着我去爬没有人约我出去我在宿舍越蹲越开心越蹲越快乐

等我再次从宿舍走出来之后发现整个大一都已经结束了

我和1380将近三个月都没有再联系过了

大一的暑假我考完试就提前离开去了1380的老家一趟(赤名莉香影响了一代人啊!)

离我们学校很近的一个江南小城

1380教我说他的家乡话给我说起他们城市湿漉漉的石板路到处都是白皙轻佻的美女夏天的时候雷阵雨呼的一下就来呼的一下就走一天阴晴好几次

后来我没有找到他的小学只看到他的中学但是门卫说着一口我听不懂的苏州话大体意思就是不让我进去

在那里大概住了几天就打包回家

回到家里继续宅继续HC儿子

接下来的三年我就慢慢进化成了这个样子

有自己固定的圈子不再跟谁接触不跟谁动感情而且觉得这样也不错

也有听说1380的某些事迹比如他跟谁打架啦跟谁穿绯闻啦但渐渐也就麻木

在我偶尔出宿舍门到学校门口买饭的路上见过一两次只是当时我塔拉着拖鞋穿着脏睡衣披头散发搞得自己特别颓唐没好意思打招呼

后来三刀说她们一起上ACCA课的有1380那个系的女孩

她们都说1380就再也没有交过什么正式的朋友

我和三刀都惋惜地叹息真是浪费了一番好姿色


在大四毕业在即

再次见到我空窗三年之前的最后一段恋情的男主角

他把自己装饰得更高端更品味整个人看起来更儒雅少了份当年的戾气多了种男人的隐忍

而我混到了卖毛片儿的现在越来越像纺织女工吆喝着要表经典套装D9系列一抬头看到他

内心是何等的挫败也是可想而知的啊……
=================================
1380看到正在卖毛片儿的我和三刀站在我的摊前用好像我们三年都没有断过联系的口口勿说着阿快毕业了吧听说今年特严的你准备得怎么样了哇毕业要去哪里BALABALA的

他没问我现在的状况也没问我为什么来卖毛片儿甚至都不问我过得好不好

我也很配合地说是哇听说今年学校卡学位卡得特严真是MLGB的要死了

然后来了几个男同学在我们摊前转了转1380很自觉地站在了我和三刀中间一副自己人的样子和我聊天还不时地帮忙递一下东西介绍一下产品

我俩都很默契地撇去了现在所处的境摒弃了以前的很多不快和尴尬非常坦荡地畅谈了学校的现状学弟学妹的发育状况以及我们国家教育发展的前景预测

三刀有点特不高兴地对我说一命今儿我们才卖出去三张晚上是不是要吃泡面了

1380问我你饿不饿要表一起去吃饭

我和1380在一起他问我最多的话就是“饿不饿”我以前就特不爱听这话好像我只知道吃一样

但是那句话他一问出来我就立刻陷人了到了从前的时光还没来得及答应下来三刀就说去去去一起去吃

晚上吃晚饭1380问我明天是不是还要继续在学校门口摆摊

又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的时候三刀又抢先回答说摆啊怎么不摆不摆摊赚钱你养活我们两个么


其实果然是在大学门口摆毛片儿特不好卖

后来我和三刀探讨下来一方面是因为网络太发达还有一个就是现在的大学生们实在是太爱装X了

尤其是男生一个个把女生说得脏乱差把自己说的特无辜好像从来都是被骗的那一类

如果我们摆摊买个什么小清新啦什么陈老师的CD啦打口的垃圾碟啦济慈的诗啦肯定围上来一堆男同学并且在付费之前还要高谈阔论一番自己对这些文化现象的独特见解

搞得自己从来都是用大脑思考一样

而我们在大学门口卖出去的那几张碟还都是几个女孩买的GV

什么时候社会就演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呢

在这里我也绝非是女权主义单单觉得人可以表脸但绝对不能虚伪

而似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下辈子也许就会从这些有着很多修饰性的标签装璜的虚伪男生中挑一个托付下来

也许他就是我曾经鄙夷过的路人

现在仅仅是想想都觉得太不靠谱啊


其实十多天很快就过去了

我和三刀在门口站了十多年终于等到了大便那天

之前谣传的会有多严有多严其实也都是胡扯

大便我的那个老湿长得还蛮帅很容易就让我过了

等大便结束就是穿学士服照相BALALBALA的找毕业照BALABALA的开最后一次班会BALABALA的吃散伙饭BALABALA的

和同学谈谈彼此的出路有人提到1380说他回家到他家的公司去当小老板

1380和我最后一次见面是大便结束他跟着一群人从我面前经过没有时间留下来说些什么只说了“过会儿我再联系你”

大一之后我都已经换了两个号码还联系个屁啊当时我想

在吃散伙饭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散布谣言说我一喝醉就会报银行卡密码于是全班同学轮番来轰炸我企图掏出我的银行卡密码

但是在关键时刻我怎么可能认输发扬我们北方人认真喝酒任劳任怨的风格更何况老娘外号留白

留是留一命的留白是李白的白

喝酒没醉过唱K没累过

我一个人愣是把一群人给放倒了去K歌了一个通宵回到宿舍收拾收拾东西

去找三刀聊天等着我爸的车来接我然后打包走人

中间三刀说饿了然后我们就跑去学校门口经常去吃的一家小吃店吃了一份麻辣烫

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曾经教过我的叫兽

他拦住我和三刀说以后人生路上不管遇到什么挫折都没有关系出去了什么人都会碰到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不再是学校里但是大家都是这样成长过来的

叫兽还说你是我教出来的以后肯定没什么问题

如果是放平时我和三刀肯定会白眼一翻觉得这哥们又隔着胡扯了

但是那个时候我内心竟然泛起了一阵酸楚


是的

我毕业了

我终于月兑离了我咒骂已久的这个制度逃离了老师和学校的束缚正式成为社会的一员

无产阶级同盟的备用君人民民主专政的奠基石

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和农民工一样没有福利没有庇佑随时可能会死掉也不会有人对此负责

我不再会用“学生”这个称谓

我实现了我22年来的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独立自我

但我也丢失了很多任性的权利我再也没有办法不合时宜地笑或者哭

没有办法凭着感觉去喜欢谁或者不喜欢谁

再也没有哪个少年提着早点出现在清晨的樟树下等着我起床

因为

我已经毕业了
別窓 | 毛片儿 | 留言:0 | 引用:0
<<【转载】我的卖毛片儿生涯-15 | Everybody is a star | 【转载】我的卖毛片儿生涯-14>>
この記事の留言:
发表留言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引用:
引用 URL

FC2 博客ユーザー専用引用 URL


| Everybody is a sta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