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试图洗脑他人想法并坚持自己的观点
【转载】我的卖毛片儿生涯-10
2009-12-21 Mon 02:25
2009-4-10
话说受邀去XX市的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但是如果从头说起就说来话长了所以我就长话短说

前几页我说到我的货都是从于sir的朋友那里进来的

后来我和于sir发生了那档子事估计那哥们心里也不好受

侧面说明了这事果然是他告诉的于sir但是他在不久前给我打个电话说是XX市的某位同行巨鳄听说我和三刀年纪轻轻就干起了这行心中着实佩服

一来想跟我和三刀谈谈合作意向二来想看看现在的后辈是不是真的如想象中那么初生牛犊

起先我还很矜持地婉言拒绝不想答应毕竟会先长辈这种事情我向来不太拿手

但是人家那边说了管吃管住管吃喝玩乐还能给提点江湖意见

我和三刀蹭吃蹭喝惯了看到便宜不占心里就觉得着实的不舒服

于是再三地斟酌后终于打着促进南北两地文化交流的旗号买了南下去的火车票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因为是动车所以很快)

我们站在了XX市豪华的出站口感受着当地听不懂的方言带来的莫名的惊喜


PS:那地儿也没有很南方但是我们通常会把过了江的地方就叫南方

并没有地域Fen_Lie的意思= =
=======================================
一下车我就给邀请我们来的哥们打了个电话

于sir的朋友告诉我说他们称他为阴三儿

但是后来我听到别人称呼他为陈老板所以为了表示对前辈的敬意我们在这称呼他为陈三儿吧

我给陈三儿打了个电话

他在那边嗷嗷嗷了好几声然后说派了车来接我们

当时我和三刀就觉得我们的形象立刻高大了起来好像真是来干什么正经事的好像我们现在掌握着XX市和XX市的友好交流往来的命脉

很快我们就在出站口联络到了来接我们的人

他把我们领到了一个停车场

指着一辆红色的凯迪拉克说车就在那边

我内心真是暗自鼓乐第一次感觉到靠卖毛片儿挣钱去日本看con真的不是什么天方夜谭

于是快步走过去我和三刀站在那辆凯迪拉克旁边等着他开锁

谁知那哥们径直走到凯迪拉克……旁边的一辆电动三轮发动了起来还很兴致勃勃地说上车吧

我和三刀虽然非常傻眼但我们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立刻调整了一下情绪

我们缩在车后面说起码人家还是电动的不是人力的呢三刀立马回答就是就是

我们相视了一会儿真心称赞对方真是有大家闺秀的气量啊


一路上那位当地的朋友跟我叽叽喳喳说了好久都是方言我只听懂了两句一句是“阿你们是从XX来的吧”还有一句是“阿你们是在XX上的大学啊”

我一直都苦于只能嗯嗯啊啊地回复人家好不容易逮到两句听懂的肯定要很正面地回答

于是我说是啊我们是从XX来的但是XX也不是第一次来之前来过好几次没想到这几年XX市变得这么繁冗这么有秩序这么尽然有序这个城市布局还真是很科学道路也很宽敞市民的精神也很勃发嘛

三刀说没错我们就是X大毕业的那个学校就在XX市旁边嘛你没去过X大吗哎呀你下次有空可以去参观一下不过我们快毕业你要想去得在今年7月份之前我们带你去我们学校门口吃小笼包子和小馄饨便宜又好吃一命一顿能吃20个馄饨呢哦呵呵呵呵

于是这样有的没的不尴不尬的气氛中他终于汗流浃背地在一个很高大的写字楼前停下说到了

我们下了车上了电梯内心忐忑地不安着不知道前方将是怎样的一个场景

毕竟我们之前接触的都是些摆地摊的罗咯地头蛇都还没有出场呢这边就先让我们去参拜某市一霸

当电梯在22层楼打开我们看到那整一排的办公间平生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令狐冲当年第一次潜

人光明顶的感觉

这样一位日后如此光芒万丈的绝世大侠也有在内心不禁骂出MLGB的冲动可想而知有多大江湖就比那玩意还要大个三四倍
================================================
陈三儿一点都没有我想象中那样肥头大耳

在我心中卖毛片儿的都是好像王晶一般的家伙

不说内心有多少油水光看脸就知道这家伙满脑肥肠

但是陈三儿我竟然很想用清爽这个词来形容他

穿得一丝不苟笑得不假思索领带和西装搭配得也人魔狗样我和三刀都有点愣神

但是陈三儿也有些愣神我看出来了可能他没想到我们这么年轻见到我么第一面的时候肯定内心在骂于sir的朋友比如靠老子又不是幼儿园给我带着些小朋友来干什么

猜出了陈三儿的内心活动我和三刀很擅长表面功夫的本领又拿出来了

我赶紧拿出事先打印好的名片儿第一时间递到陈三儿的面前说想必您就是陈老板吧我们是XX介绍来的这是我们社长我是副社长

陈三儿看了看名片念了一遍我们公司的名字有些不解地抬头看看我说株式会社?

我说对就是类似于股份公司的意思不过现在公司还很小员工人数也不多(算上编外小青一共三人)规模也不大(占地一平米不到)流动资金也不多(刚刚突破两位数)固定资产也还好(一个A货LV蛇皮袋)更重要的是我们随时有被取缔的可能性所以特此前来取经还请陈老板多多关照

陈三儿显然被我唬住了他挑着眼睛又嗷嗷嗷了两声非常有力地握了握我的手还煞有介事地晃动

了两下我完全有理由嚣张地揣测他内心肯定在说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然后他带领我们开始参观他们的公私


据我后来的不完全了解和三刀的旁敲侧击着陈三儿的产业已经做到很大

除了卖毛片儿还在网上大规模地发放BT种子

还有那种在夜里打印果露小姐的图片印上电话号码夹在汽车的窗户上类似果聊的事业

也许还经营着夜总会的事业但这些我们就不得而知

反正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他也许都有参与

但他看起来如此坦荡没有一点情绪的起伏和波动

是不是武林盟主都应该这样有点出世的洒月兑甚至还有点侠士般的诗意

他把我们拉到他的办公室还跟我们聊起了如今的人才走向问题


他说你看人正常国家都是一流人才去研究科学一小步人类一大步走在世界的顶端都是要靠科研来推动整体的发展

二流人才去经商搞市场经济嘛基础面是要全面发展的国家发展的润滑剂

三流人才才去从政一个多么表效率的行业只要响应Zheng__Fu不折腾就是对人类最大的贡献

可你看我们国家一流人才只要稍微有点能耐有点关系的都去考个公务员

考不上公务员的才去考研琢磨着怎么在学校里再继续混两年

实在连研究生的人都考不上的才去经商因为这必然是个亏本的行业如果没有一点家底子绝对是要沦落到街头卖艺的行当

然后无比愤慨地说政策和国体稍微成长点我们最起码都得是二流人才你们说是不是对不对

我和三刀立刻应付是是是对对对


中间聊天的期间有个员工拿着一个文件给陈三儿看

陈三儿一瞪眼说这么小的Case还要给我过目雇你们有什么用啊!

然后那员工灰溜溜地下去了陈三儿对我们叹口气说唉研究生刚毕业啥玩意都不懂真是不好用


后来陈三儿又给了我们好几张他们最新拍的毛片儿

还称之为独立厂牌走小众路线音乐届不是流行什么indie小清新么这个也是跟风并且还当场要展播给我们看被我和三刀当下拒绝

我和三刀都是口味比较不重的人我们看的毛片儿脚趾头加手指头肯定够用了于是我们收好准备寄给小青看

之后我们发现和陈三儿还是蛮有共同语言的

虽然他看起来三十出头有车有房有公司老婆估计也少不了

但是依然饱满着对社会的不满对体系的抗拒对国民生计的担忧

他也许在我们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才愿意跟我们说这么多的话

而多年后我们能不能成为下一个陈三儿呢

可惜的是陈三儿并没有给我们一本比较像样的类似九阴真经一般的武林秘籍

只是对他如果从摆地摊一跃成为大老板中间的过程皱眉笑笑

想必是觉得我们只有自己修炼才能达到最高的境界
===========================================
聊天结束后陈三儿你们年轻人平时都喜欢唱歌KTV啥的吧

去让我的秘书带你们唱唱歌然后晚上我们再去酒店吃顿饭吧

于是刚才那位开着电动三轮车的小伙子又把我们拉到了一个露天的广场……唱歌

原来是那种露天摆个电视机弄个话筒的卡拉OK

我和三刀舍不得在大庭广众下丢脸随便看看几位大叔大婶高歌了几曲然后又被那小伙子给拉到一座非常雄伟富丽的大酒店门口……的一个小摊位上

陈三儿又伙同了好几个人以招待外地来客的名义海吃了一顿

一桌子的当地人当我和三刀深切地感受到了XX市热情好客的良好民风

于是我和三刀被无情地灌醉在了酒桌上

三刀比我醉得还厉害

出门就把脖子吊起来吐了十分钟

我们晕晕乎乎地走在陌生的大道上我一抬头看到了一个汉中路的牌子

我觉得在我今生之后的某些个特地的时刻肯定会再次想起一个叫汉中路的地方

在哪里渗透了我很多很多的呕吐物……


吃晚饭陈三儿又非常非常热情地招待我们去酒店住下

介于之前我和三刀总结出来的大老板必然都是夏洛特从那三轮车卡拉OK和大排档基本上能推算出来他给我们找的住处估计就是一八人宿舍

于是我们立刻以国家倡导不可铺张浪费一切从简一切和谐一切以人为本的角度出发严词拒绝了

然后我们奔去车站买了凌晨回来的火车票

匆匆忙忙地赶回了家

做了一夜的火车出了熟悉的出站口天空已经微亮


我曾经和三刀一起无数个夜晚在KTV里通宵度过天亮才起身回家

走在路上却从来没有见过一次城市里的日出

那种突然有一道光线穿过层峦叠嶂照耀到身上的温暖我们从来都没有感到过

只有天空混混沌沌地白亮一片

灰青的云藏蓝的天

虽然醒来了却依然像在梦中一样
別窓 | 毛片儿 | 留言:0 | 引用:0
<<【转载】我的卖毛片儿生涯-11 | Everybody is a star | 【转载】我的卖毛片儿生涯-09>>
この記事の留言:
发表留言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引用:
引用 URL

FC2 博客ユーザー専用引用 URL


| Everybody is a star |